繁體版 簡體版
久久小說網 > 歷史穿越 > 無敵奶爸 > 965.第965章 后記中的前傳-不是你的錯

965.第965章 后記中的前傳-不是你的錯(第1頁/共2頁)

每年的五月,勞動節前后,南港地區會出現一個相對恒定的自然現象——下午兩三點鐘的時候,普遍降雨,四五點的時候,雨停,空氣清爽,酷暑分解。

斗指東南,維為立夏,萬物至此皆長大,故名立夏也。此時太陽黃經為45度,在天文學上,立夏表示即將告別春天,是夏日天的開始。

人們習慣上把立夏當作是溫度明顯升高,炎暑將臨,雷雨增多,農作物進入旺季生長的一個重要節氣。

南港海軍干部療養院坐落在臨海小鎮,步行十分鐘便可到達沙灘,眺望北部灣。鎮上的人們都知道那里有一個景色很好的療養院,從鎮上驅車五分鐘,便能看到那一處在原度假村的基礎上改建而來的軍事療養院。

光禿禿的干干凈凈的沙灘上,孤零零地豎著一葉太陽傘,傘下左右是兩把躺椅,彼此之間是小巧的茶臺,簡單放著兩杯開水,還有一個煙灰缸。

那是一男一女。

男的身著大碼褲,迷彩短t恤。女的穿了一件藍色沙灘裙,頭戴寬沿草帽。

但見男的二十五歲左右,五官如雕刻般分明,卻不失圓潤,有棱有角的臉型英俊非常。一雙平常濃眉之下,卻是清澈而深邃的雙眸,臉上沒有任何的感情色彩。偶爾閃過的敏銳之色,微帶令人不可控制的畏懼感。

只是,眉宇之間不時流露出來的憂慮與滄桑,似乎昭示著過去發生了一些影響頗為嚴重的事情。

女子看上去年紀比男子更為年輕,實際上卻是已然二十八歲。如果她摘下那副大墨鏡,你會發現,她并非驚艷絕美之色,乍看之下,普普通通,但如細細端詳,卻不由生出此女只應天上有的感慨。神圣純潔只可遠觀不敢靠近的氣質,濃郁非常。她偶爾露出的淡淡笑容令人覺得,塵世間沒有任何東西能夠對她產生影響。她顧盼之間,流露出對男子的憐愛與依賴。

他們正是李路與翟小靜,一對國防軍中公認的典范夫妻。

海風陣陣,帶著腥味與熱度撲面而來。海浪一層又一層,前赴后繼撲在沙灘上,在相遇的時候迸出潔白的浪花。

李路遠眺海天之際,說道,“我似乎可以看見遠處的鉆井平臺。媳婦,你能看見嗎?”

看了李路一眼,微微笑了笑,翟小靜說,“那是你的心理作用。最近的鉆進平臺離這里至少有八十公里,視距之外,怎么可能看見。”

每天午飯之后,李路都會和妻子來到沙灘,在這里靜靜地坐上個把小時,享受午后的寧靜。其實翟小靜知道,丈夫經常需要一個安靜的環境,重新把因為嚴重的打擊而混亂的思想秩序建立起來。

一個多月前的那次沖突,幾乎毀掉了李路。

身體上的創傷容易治愈,思想上的創傷,卻常常會帶來毀滅性的后果。

李路身上的傷恢復得非常快,先進的醫療條件之下,加上他本人強悍的體質,僅僅二十余天,便恢復了個七七八八。

現在想起當時的情況,翟小靜還是后怕連連。子彈打在心臟右側,距離心臟僅僅兩公分。足足搶救了三天三夜,從帝都空運過來的三十多名頂尖專家組成的龐大治療組,連續奮戰,終于把李路從鬼門關里拽了出來。

倘若不是李路有著異于常人的驚人體質,恐怕是撐不過那三天三夜的。

緩緩松了口氣,翟小靜看著李路,說道,“如果可以選擇,兩個月前我不會讓你見到莊嚴。就算齊叔叔親自來,我也不會讓他有機會和你說話。”

李路看著翟小靜,心里滿滿的是愧疚。他知道翟小靜做得出,更知道自己虧欠她很多,并且會越來越多。

翟小靜站起來,走到李路身邊,李路站起來,伸手把她抱住,在她嘴上吻了一下。翟小靜看著他,說道,“很快要下雨了,你別太晚,我回去睡覺了。”

微微愣了一下,李路點點頭,目送翟小靜朝療養院的一號院子走去。四周看不見的地方,精干的情報部八局特工暗中保護著她的安全。

兩名男子從沙灘的那邊大步走來,走在前面的那位三十二歲左右,穿一身便裝,國字臉,絡腮胡,目光堅定,踏在柔軟沙灘上的腳步堅定不移。

此人是海軍陸戰隊第1師師長余明家大校,國防軍中最年輕的正師職干部,明星軍官。

身后跟著的,是他的警衛參謀。

李路擺頭看了一眼,在躺椅上坐下。翟小靜顯然知道有人到訪,因此才會提前離開,給他空間和訪客相談。應該說,從進入這個療養院開始,任何想要見李路的人,都必須得經過翟小靜的同意——包括總部首長。

“來了。”

“嗯,來了。”

余明家揮了揮手,警衛參謀遠遠地走開去幾十米,站在一棵椰樹下如雕塑一般靜候起來。

在另一張躺椅坐下,余明家遠遠地眺望海天,卻是沒有說話。太陽傘下進入安靜祥和的狀態,只有那海風徐徐海浪嘩嘩的聲音。偶爾一群海鷗追逐飛過,接著很快湮沒在海面之上。

顯然極少人能夠明白,兩個曾經劍拔弩張并且其中一個還對另一個開了槍差點要了他的命的人,可以做到如此心平氣和地坐在一起。

“鄭凱韻沒死。”

當天際出現一團烏云的時候,余明家才啟口,沉聲說道。

李路說道:“我知道。”

余明家的目光從遠處收回來,調整了一下姿勢,面對這半坐半臥的李路,說道,“我的槍法不如你。”

淡淡地笑了笑,李路說,“結果一樣。”

“但是如果那一槍我偏得更厲害,你就會死。”余明家說。

李路說,“我還活著。”

余明家昂了昂頭,深深地呼吸了一口,聞到濃郁的海腥味。

“李路,你我處于不同派系,治軍理念有所沖突,但是我很欣賞你的為人,也很佩服你所做的事情。”余明家說道。

這似乎是他們之間第一次以這樣的狀態,談論這樣的話題。過去一個多月,余明家來過幾次,但都是純粹的看望問候,從不談政論軍。

李路微微偏頭看了一眼余明家,說了句:“謝謝你的手下留情。”

您閱讀的小說來自:久久小說網,網址:www.susannielsen.com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第1頁/共2頁)
开云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