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簡體版
久久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世子兇猛 > 第十六章 求學

第十六章 求學(第1頁/共2頁)

待秦游追出去時,斐云容已過了月亮門,原本秦游想要命下人攔住,誰知府內一片敲鑼打鼓,代表著大世子秦猙夏朝回來了。

每當秦猙回府時,下人們必然會敲鑼打鼓一番,因為秦猙覺得上朝的時候碰到文官會沾一身晦氣,到了家中敲敲鑼打打鼓就可以去去晦氣,原本還有個跨火盆的流程,秦猙覺得煤炭有些貴,后來就只剩下敲鑼打鼓了。

秦游到底是沒追到斐云容,站在原地一尋思,確定了,對方就是男扮女裝,老爺們哪有生的那么白凈的,對方一定是女人。

這么一想,秦游突然覺得自己好像發現了一個大秘密。

前世那些難辨雌雄的娘炮鮮肉,難不成。。。也都是女人所扮?

沒等想出個所以然,發出拖拉機脫檔般笑聲的秦猙快步而至,上來先是重重的拍了拍秦游的肩膀。

“嚯嚯嚯嚯嚯。”秦猙手里拎著一壇子酒,大嘴一咧都能瞅著扁桃體,呲著牙樂道:“我秦家好兒郎,大哥就是做夢都想不到,三弟居然會作詩那種下三濫的勾當,好,當真是好哇。”

秦游滿臉無語。

大哥您是不是對“下三濫”這三個字有什么根本性的誤解?

秦猙摟著秦游,兄弟二人來到小花園里,前者叫喚了一嗓子,讓下人弄上幾個小菜再把酒溫上,看的出來,秦猙心情格外的不錯。

“散了朝,天子對我又囑托了幾句,說是萬萬不得耽誤了你的課業,明日去了國子監收收性子,到時候也讓咱們越王府被高看一眼。”

本來心情挺好的秦游瞬間郁悶了:“哥,我不想去上學。”

“哎。”秦猙嘆了口氣,苦口婆心的說道:“大哥何嘗不知你心中百般愁苦,可國子監都是些讀書人,若是你與他們結交,待過了幾年他們入朝為官后,少不得會給咱們越王府幾分情面,至少,也不會整日落井下石編排咱們王府。”

秦游看了眼秦猙,也不忍多說什么了。

聽聽這話說的,都卑微到泥里了。

轉念一想,秦游覺得自己這便宜大哥也挺苦逼的,王府大世子、都護將軍、國朝中年將領第一人,聽起來威風凜凜,實際上每日上朝都被架在火上烤,往那一杵,挨罵那就是日常工作。

“我去就是了。”秦游嘗了口如同嚼蠟的吃食,抬頭認真說道:“可你老弟這脾氣你是知道的,要是在國子監誰敢和我比比劃劃,我肯定得讓他知道社會人的毒打是什么滋味,到時候你可別后悔。”

社會人是啥意思,秦猙不懂,但是毒打他知道,一聽秦游同意了,頓時喜笑顏開:“好,若是不能與那些酸儒書生結交,你暗地里將他們平日回家的路線記下,以后結了仇也好讓他們知道咱越王府不是好欺負的。”

飯菜雖不可口,酒倒是濃香四溢,秦猙說這是特意從龔文華的轎子里順出來的,應該是珍藏佳釀。

推杯換盞之間,秦猙便有些醉了。

人這一醉,情感就需要發泄,兩米出頭的漢子,那就和個碎嘴子長舌婦似的,東罵一通西罵一通的。

發泄了小半個時辰,秦猙這才眼皮子一翻趴在石桌上睡去,秦游叫來了下人,將大哥抬進了房內,自己也回到臥房內。

坐在床沿上,秦游陷入了沉思。

人無論去了哪里,都需要一個歸屬感,如果沒有歸屬感,靈魂就是空虛的,甚至活著都沒什么動力。

作為一個現代人,一頭扎進了這夏朝,可是卻遲遲尋不到所謂的歸屬感。

若是去了唐朝、明朝、哪怕是清朝,至少,那是歷史中存在過的朝代,自己這小小的蝴蝶隨風舞動一下,說不定就會改變一個朝代乃至民族的未來。

在這夏朝,在這歷史中根本不存在的夏朝中,自己又能做些什么,即便是做了,又有什么意義,可要是不做,難道真的要當一個逍遙世子渾渾噩噩一輩子?

望著桌上忽明忽暗的燭光,秦游目光幽深,直到那燭光漸漸熄滅,這才深吸了一口氣怒喝了一聲:“來人!”

您閱讀的小說來自:久久小說網,網址:www.susannielsen.com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第1頁/共2頁)
开云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