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簡體版
久久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世子兇猛 > 第十五章 學問的價值

第十五章 學問的價值(第1頁/共2頁)

貴客嘛,自然安排在正堂,秦游進來后,貴客一收折扇,未語先笑,站起身來率先做了個揖。

“世子殿下果然安然無恙。”

秦游微微一愣:“小娘炮?”

被稱之為娘炮的人正是之前雅人集看戲的白衣公子斐云容,不過只有她一人,之前在雅人集形影不離的壯丫鬟卻不在。

斐云容雖不知道“娘炮”是什么意思,但是卻大致明白不是什么好話。

不過斐云容涵養非凡,笑道:“學生敬仰世子殿下文采,冒昧前來還望海涵。”

“哦,沒事,客氣啥,顧客就是上帝,甭客氣。”秦游說完后,回頭沖著鳳七喊道:“男賓一。。。不是,貴客一位,趕緊上茶。”

秦游往凳子上一坐,拎起茶壺就往嘴里灌,擦了擦嘴后直截了當的問道:“你想買詩是不,預算多少,是自己用來吹牛B啊還是送人溜須拍馬,要求格式不,買多少,量大優惠。”

一旁換茶的鳳七嘿嘿一笑,很多時候連他都不知道三少爺說的話是何意,更別說一個外人了。

斐云容看了眼坐沒坐相的秦游,笑道:“傳言越王府三世子不受世俗禮法的約束放浪形骸,頗有狂士之風,果真如此。”

“見笑了,都社會上兄弟們的抬愛。”秦游敷衍的拱了拱手:“對,那什么,差點忘了問了,貴客你叫什么來著?”

“學生自斐國游學而來,姓斐,名為云容。”

一旁的鳳七眼底掠過一絲詫異,不由插口道:“斐姓乃是斐國國姓,你。。。”

斐云容面如常色:“此斐非彼斐,斐君先祖曾有一支庶房遠遷邴廣道,定居邴廣后開枝散葉,學生便是出身邴廣斐氏。”

“原來如此。”鳳七連自家族譜都不清楚,也無法分辨真假,倒也沒往心里去。

“哎呀,我和貴客嘮嗑,你一個做下人的怎么總插嘴,多給少爺我跌面啊。”秦游瞪了眼鳳七:“哪涼快上哪待會去。”

鳳七嬉皮笑臉的應了一聲,跑到正堂外面守著去了。

斐云容略顯詫異。

這種家風倒是第一次見到,主子不像主子,仆人不像仆人,也沒個上下尊卑。

“那個,你叫斐云容是吧。”秦游撓了撓后腦勺:“長的娘,名怎么也起的GAY里GAY氣的。”

“姓名乃是長輩所賜。”斐云容知道秦游說的怪話不是好意,也不氣惱:“若是污了個殿下的耳,學生也是無可奈何。”

“開玩笑呢,別介意哈,只要你有錢,你就是叫斐日天都無所謂。”秦游話鋒一轉:“不過咱生意歸生意,我可先說好了,就是你不買詩,那也得付錢的,本世子這么忙,和你嘮嗑是要收費的,對,叫咨詢費。”

“何為咨詢費?”

“就是咨詢費啊,你不是敬仰我的文采嗎,和我聊天肯定漲見識啊,漲見識不就有了收獲嗎,有句話說的好,天上沒有平白無故掉下的榴蓮,你從我這漲了見識,肯定是要給錢的啊,就和上學交學費一樣,不過咱這走的是短頻快,薄利多銷,漲一次見識收一次錢。”

斐云容啼笑皆非,從懷里抽出了一張銀票,放在了桌子上說道:“說的不錯,學問無價,世子殿下能夠賜教一二,便是千金萬金,學生亦是甘之若飴。”

嘴上雖然這么說,可斐云容的眼底卻閃過一絲鄙夷。

三句不離錢財,即便有了些許才華也難登大雅之堂,不過斐云容也不是來求詩的,而是懷有其他目的。

“這銀票百兩,世子殿下收了,可得要說出價值百兩的學問。”斐云容也是飽讀詩書,雖未表現出來,可內心里的傲氣卻是有的,即便是他也不敢說自己的學問價值幾何。

剛來京中時,大家都說這越王府三世子殿下就是往那一坐就惹人生厭,這要是一開口,那就是一副欠打的模樣。

斐云容之前還覺得市井傳言夸大其詞,現在他知道了,市井傳言都是往輕了說的,這小子是坐著容易挨打,開口容易挨刀,挨千刀那種,長的就欠揍。

秦游也聽不出個好賴話,喜滋滋的將銀票一收,問道:“那行,那就先陪你嘮一百兩的,說吧,你想怎么嘮。”

斐云容沉默了半晌,隨即微微一笑:“前幾月游學倒是聽聞了一件事,贛雍道又起民變,當地外族部落揚言遭受官府欺壓,暴政苛政令苦不堪言,聲稱他們雖是外族卻投靠了夏朝,既已是夏朝子民又為何要被當地官府欺壓,據學生所知,此事發生已不止一次,雖是疥癩之疾卻久不根除,不止世子殿下有何良策?”

這個問題純屬就是刁難人了,放眼整個朝廷文武,要是能解決早就解決了。

您閱讀的小說來自:久久小說網,網址:www.susannielsen.com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第1頁/共2頁)
开云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