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簡體版
久久小說網 > 歷史穿越 > 穿越平凡的世界 > 第48章 往事如煙

第48章 往事如煙(第1頁/共2頁)

清早,一片毛毛細雨籠罩著整個城市,打著傘或帶著草帽的路人都是行色匆匆,公交車前你推我擠分外熱鬧,偶爾有個烤紅薯的還在操著手叫賣,好像提醒大家,今天的天氣有點冷。人群的來來往往并不能讓這座城市散發生機,不管是雄偉的鐘樓還是青色的城墻,都在訴說著它的蒼老。

一輛伏爾加小轎車行駛在沒有幾輛車的大街上,孫少平已經不記得這是什么路,畢竟和前世記憶中的詫異太大。

孫少平把窗戶搖了下來,把手伸出去,讓細雨可以從指縫穿過,嘴里喃喃道:“煙雨朦朧似江南,卻少了紙傘、美人、烏篷船……”

正在開車的小柳問:“領導,你說什么?”

孫少平說:“沒什么,我瞇一會,到了你叫我。”

小柳的技術很好,七個多小時就到了原西縣城,兩人已經在黃原吃過午飯了倒也不用再找地方吃飯。

孫少平說:“我給你指路,咱們先去縣高中,今天我要見幾個朋友,明天再回去吧。”

小柳點頭說:“我一切聽您安排。”

原西縣的街道真不怎么好,到處坑坑洼洼,小柳把車開得很慢,才讓孫少平感覺不是很顛。

小轎車還沒到門口,看門的老頭就把校門打開了,此時下午三點多,學生都在上課,泥濘不堪的校園里倒是沒有人走動。

孫少平正在考慮要不要直接去教室找金波時,卻看見教師辦公的窯洞出來幾個人,正在朝他這邊走來。

孫少平在這個學校總共沒讀幾天書,這些人是誰他也不認識。

小柳問:“領導,要不要下去?”

孫少平也有些也有些為難,這些人明顯是沖自己來的,下去吧,這些人他又不認識,他只是來找金波的,不下去吧,讓人知道了還說他當官了都忘了尊師重道。他有些后悔坐車過來,可如果不坐車這路上到處是爛泥,讓他又怎么走。

“下去!”孫少平打開車門下了車。

小柳也趕緊跟了下去,不知道從哪里拿出一把傘,在旁邊給孫少平撐了起來。

孫少平把傘擋到一邊,笑著說:“這點小雨淋不到我,你自己搭著吧。”

小柳不好意思的又把傘收了起來。

這伙人帶頭的是個四十歲左右的禿頂男人,他穿著一件洗得發白的灰色中山裝,胸前口袋上別著一支鋼筆,穿著條半舊的藍色褲子,一雙皮鞋卻擦的賊亮。

他迎上幾步,忙伸出手和孫少平握了握說:“領導您好,歡迎來檢查工作,我是劉學兵,原西縣縣立高中的校長。”

孫少平尷尬道:“校長你恐怕認錯了,我只是來找人的。”

劉學兵的笑容都僵到臉上了:“你們……你們不是地區教育局的?”

孫少平笑著說:“不是,不好意思讓你誤會了,我是來找高二一班的金波的。”

劉學兵也很快調整了過來,笑著說:“呵呵,沒什么,那你在辦公室等吧,這雨天也不能站在這,他們這會也沒啥課,我讓人去給你叫。”

劉學兵也是有眼色的人,能坐小轎車過來,這年輕人肯定身份不簡單。

幾個人帶著孫少平向校長辦公室的窯洞走去,經過教導處門口時,有兩個女學生正在雨中罰站。雖然兩人都低著頭,孫少平已經認出其中一個正是郝紅梅。

孫少平不知道為什么忽然覺得心都有些疼,他陰沉著臉說:“劉校長,這是怎么回事?”

劉學兵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他一個校長怎么會關心這種雞毛蒜皮的事。

旁邊一個男老師道:“這兩個學生打架,我讓她們先站在這里反省一下,等待處理結果。”

孫少平怎么也不相信郝紅梅會打架,指了指郝紅梅和楊麗麗問:“她們兩個打架?”

那個男老師說:“不是的,是她們兩個毆打另外一名女同學。”

孫少平問:“處理結果怎么樣?”

那個老師說:“還沒出來,不過按照學校規定要開除學籍。”

孫少平皺著眉頭說:“既然都要開除了,還讓她們在雨中罰站干什么,如果她們生病了誰負責?”

“這個……這個……”這個男老師真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孫少平不再理會這群人,快步走到郝紅梅身邊,把身上的風衣脫下來給她披在身上。

郝紅梅從早上就站在這里,此時已經全身濕透,她又冷又餓,眼前直發黑,不過這些她都還受得了,現在最怕的是被學校開除,如果真被開除了,她所向往的一切都就毀了。

郝紅梅感覺有人在她身上披了件東西,她輕輕地抬起頭,啊,是他,自己是在做夢嗎?對了,一定又是在做夢,不過現在有個夢也好……

她看著孫少平笑了笑說:“你……回來了……”

他剛要說話,郝紅梅晃了晃身子,眼睛一翻向后倒去。孫少平嚇了一跳,一把把郝紅梅抱住說:“紅梅……”

郝紅梅的腦袋向后垂著,把旁邊的楊麗麗也嚇壞了,喊道!“紅梅!紅梅!你怎么了?你可不能死呀!”

楊麗麗這么一喊可把旁邊的老師們給驚了,這怎么還鬧出人命了?那個男老師嚇得都坐到了地上。

孫少平對著小柳喊:“去開車呀!”

縣人民醫院的病房里,郝紅梅打著吊針仍在昏迷,傍邊的孫少平問剛檢查完的醫生:“她怎么樣?”

醫生道:“沒啥大問題,只是長期營養不良加之受了點風寒才昏迷的,一會她就會醒的。”

小柳走了進來說:“領導,學校的劉校長想要見你。”

孫少平說:“讓他在外面等著。”

孫少平把郝紅梅的濕衣服拿到窗臺上涼了起來,之后又把被子往上蓋了一下才打開門走了出去。

劉學兵一見孫少平出來忙說:“領導,我真不知道事情是咋回事,沒想到會成這個樣子,我有責任……”

孫少平擺了擺手說:“劉校長,我不是你的領導,不要這么叫,如果非要說關系的話,你還是我的老師,我叫孫少平。今天的事情我不想聽你解釋,你也不需要給我檢討認錯,你們傷害的是正在昏迷的郝紅梅同學,而不是我。今天我作為一個曾經的學生只想問一問:老師,你在校園里走來走去,難道眼睛瞎了,看不到有兩個女學生在雨中站了一天嗎?”他又轉過去問小柳:“省里哪個領導管教育這塊?”

小柳說:“是革委會的石主任。”

孫少平道:“你明天給石主任打個電話,反映一下這邊的情況,就說我認為原西縣立中學的‘教育革命’沒有進行徹底,學校里還存在階級敵人,望石主任能盡快處理。”

劉學兵聽得腿都軟了,石主任是誰他不知道,可什么是“教育革命”他最清楚,原來的老校長就是因為受不了沒完沒了的批斗才上吊的,這才過去了七年時間,難道這回輪到他了?

劉學兵忙說:“孫同學,哦不,孫領導,請給我一天時間,這件事我一定會嚴肅處理,一定給您和郝紅梅同學一個滿意的交代,您看……”

孫少平沒有說話,點了一支煙抽了起來,傍邊的人都看著,沒人敢出聲,他過了許久才道:“好,我明天看你處理結果,你回去吧,哦,順便告訴金波,讓他來醫院找我。”

劉學兵懸著的心才放下大半,忙說:“您放心,我一定把話帶到。”

孫少平再次進到病房時候郝紅梅已經醒了,她看著進來的孫少平說:“我咋在這里,是不是做夢?”

孫少平笑著說:“才睡了一會就開始做夢了,美夢還是噩夢?”

郝紅梅笑了笑說:“你咋回來了?”

孫少平說:“出差,到學校嘛……順便看一下你。”

您閱讀的小說來自:久久小說網,網址:www.susannielsen.com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第1頁/共2頁)
开云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