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簡體版
久久小說網 > 武俠仙俠 > 靈魂修真傳 > 第87章 一人當關

第87章 一人當關(第1頁/共2頁)

“哈哈!好!再來!”拓跋宏大笑,真氣猛的一涌。

林風暗道不好,這拓跋宏其實是用這種方式逼得風道長不得不和他對抗真氣,無法撒手。

林風體內經脈,原本因為服用半成品小培元丹,強行提升至七品,所有經脈都被撐得節節寸斷,在生肢鯨油的調養下,大半年時間,經脈才勉強連接上。

現在他勉強能走,但走不了幾步就得喘,想要恢復到從前,估計沒一年半載很難。

如今兩股真氣同時襲入林風體內,頓時將這原本就破敗不堪的戰場給轟得更加破碎。

拓跋宏的真氣狂放不羈,根本不管林風死活,一路摧枯拉朽,不僅是要將林風經脈轟斷,而是要將林風的筋骨皮肉統統爆裂成粉。

風道長的真氣則很怪,完全不像真氣,林風練到五品,也能感覺到自己的真氣像一條蛇,至少有拇指粗細,觀想時便在體內游走,可風道長的真氣居然只有一線,就像一根極細的絲線,不仔細體會根本察覺不到。

但偏偏這一線真氣凝實無比,若拓跋宏的真氣是洪水猛獸,風道長的真氣就是鐵鎖橫江,你強任你強,我咬定就不放!

拓跋宏的真氣想將林風從體內到體外一股腦摧毀,風道長的真氣就像銀針穿線,要將林風支離破碎的經脈牢牢的串在一起,不讓拓跋宏真氣徹底撕裂林風經脈。

兩股真氣在林風體內爭鋒,拓跋宏是久戰力竭,風道長是傷后未愈,兩股力量竟然不相上下,奇怪的形成某種平衡。

林風只覺得體表的生肢鯨油令他渾身發熱,藥效漸漸浸入肌理,與風道長的真氣一道對付拓跋宏的真氣。

林風體內經脈,原本如久旱干田,四處開裂,風道長用真氣將它絲絲串連,生肢鯨油就像膏藥將裂縫一點點填滿,最后拓跋宏的真氣如大水漫灌,林風驚喜的發現,自己的經脈再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恢復。

漸漸的,林風感覺風道長和拓跋宏的真氣都被自己體內容納下來,風道長和生肢鯨油修補經脈,拓跋宏灌注經脈,三者缺一不可。

漸漸的,林風體內真氣充盈鼓蕩,他整個人也在兩大高手的夾擊下慢慢離地而起,頭下腳上的倒立起來。

“好哇!繼續!”拓跋宏狀若癲狂,真氣更加兇猛的涌入林風體內,侵略如火,風道長額上見汗,嘴里說道:“觀想如山不動……”

他緩緩陳述一篇口訣,幫助林風引導體內真氣流動,林風體內的經脈,在修補之后,又一次被真氣灌滿,漸漸脹滿起來。

拓跋宏顯然想將林風撐爆,同時重創風道長,風道長則像走鋼絲一般小心的維系著林風經脈不裂,真氣絲線在林風經脈上繞了一圈又一圈,林風的經脈就像被風道長用真氣繞城了網狀管道,拓跋宏的真氣拼命鼓動,那管道就像吹氣球一樣被吹脹了起來,但依舊沒有炸裂,那氣球越吹越大,眼看下一刻就會爆炸,偏偏它還能堅持。

林風的皮膚像熟透大蝦般慢慢通紅起來,臉更是紅得要噴火。

拓跋宏也不好過,體內的真氣幾乎全都催入林風體內,這小子竟然還不爆體而亡!另一邊的風不平顯然也到了極限,雙方都咬牙在拼,誰再堅持一下誰就能獲勝。

風道長嘴角開始滲血,抵住林風的那只手發抖,拓跋宏傷勢更甚,小腿被狼蟻咬掉的地方就像漏水的袋子,細細的血線像噴頭一樣朝上下四方噴。

林風咋看沒什么變化,但他自己能夠感知,體內經脈已經像膨脹到極限的球體,用根銀針輕輕一戳,他全身就會爆炸,現在這股力量,隱隱的朝著任督二脈擠過去,他身體其它經脈都被擴張得又大又彈,全靠風道長的真氣絲線粘連,任督二脈則像兩根鋼筋,完全沒有被疏通的可能。

林風承受的痛苦是風道長和拓跋宏的總和,他的血脈被經脈擠壓變形,身體無法容納膨脹到極限的真氣,每一根毛發根部都滲出血來,拓跋宏只要再加一點勁,林風就會全身飆血,爆體而亡。

便在此時,一顆石子啪的扔在拓跋宏的頭上,雖然沒有力道,但拓跋宏的真氣不免受到影響,高手相爭,便是一線之差。

只聽雙兒在沙丘上大喊:“放開我哥哥!”她卯足了勁,又是一顆石子扔出來,三品的實力放在平常,拓跋宏打個噴嚏都能將雙兒吹倒,但現在三人都在鋼絲繩上,拓跋宏這邊被雙兒分心,風道長立刻抓住機會,在林風體內絞繞的絲線真氣從林風經脈的一端唰的刺入拓跋宏的真氣洪流之中,真氣絲線編織了無數觸手,要將拓跋宏的真氣截流,打散,再融入林風體內。

拓跋宏此時想收已經來不及了,這位先天大宗師最后搏力一振,推開了林風和風道長,但他體內殘存的真氣十之都都到了林風體內,自己還要受到反震之傷,當即和風道長同時吐出血來。

“混賬,壞我好事!”拓跋宏想遠離風道長,一個踉蹌朝雙兒奔去,雙兒揚起一把沙塵,戚將軍從沙幕之后挺劍刺出,擱在平時,這一劍傷不了拓跋宏分毫,但這一刻,拓跋宏已經是山窮水盡,到了力竭的地步,這一劍居然從拓跋宏肩頭刺了進去。

但戚將軍體力和林風相差無幾,傷勢未愈,刺入一半就難以推進,反倒是拓跋宏視若無物,獰笑著伸出大手:“得來全不費功夫啊!”

風道長從后面撲上,同時大叫:“將軍退開!”風道長和拓跋宏比拼真氣良久,知道拓跋宏吐出那口血之后,還能壓榨殘存功力,根本不是戚飛能抵擋的。

這時候十名親衛中的兩名奮力拉開戚將軍,自己擋在身前,拓跋宏大手探出:“滾!”

兩名親衛之后又是兩人,拓跋宏一拳一個,重傷之下的親衛吐血不止,翻滾開去,但他們渾然不要命的擋在戚飛身前,又有兩名親衛撲出來,被拓跋宏雙掌印在胸前。

不過六名親衛終于拖住了拓跋宏的步伐,風道長從身后趕到,一劍撩過,跟著又是一掌,拓跋宏返身雙掌相抵,被掌力遠遠拋飛,在空中狂噴鮮血。

拓跋宏知道今天殺不了戚飛了,終于遁走,吐血狂呼:“風不平,老子遲早會殺回來的!你等著吧,哈哈哈哈哈……”

笑聲在空中不絕于耳,這名宗師竟然還有余力遁走。

拓跋宏一走,風道長就堅持不住大口吐血,都是烏黑凝塊的淤血,風道長的傷一直被他自己強行壓抑,這一下終于壓不住了。

二十人除了雙兒,全部倒下,死了四名親衛,其余都是重傷,連戚將軍都因為強行刺了拓跋宏一劍,反震之力下,咳血咳個不停,但他們終究逼走了先天大宗師。

您閱讀的小說來自:久久小說網,網址:www.susannielsen.com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第1頁/共2頁)
开云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