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簡體版
久久小說網 > 武俠仙俠 > 柔骨俠香 > 第54章 第五十四話 毒酒一杯美人折

第54章 第五十四話 毒酒一杯美人折(第1頁/共2頁)

若能每天望著她一眼,就是人生最大的恩賜。

這是王子喬救娜丹月的理由,更是幾日相伴的理由,也是他最喜歡的理由。

娜丹月醒來以后,感到體內空蕩蕩的,什么也沒有。慢慢地她才知道,這是中毒,不治奇毒。

王子喬道“丹月姑娘醒了。”

娜丹月道“是你救了我?”

王子喬道“舉手之勞。”

娜丹月道“你們中原人最講究人情,報答,感恩!你救了我,總得說出個理由。”

王子喬道“無任何理由。”

娜丹月道“要是非說一個不可呢?”

王子喬道“你的眼睛是最好的理由。”

娜丹月心道:我果然沒看錯,王子喬是個多情種!

王子喬道“丹月姑娘,不治奇毒無論有多么不治,洛神殿總該有它的解方。”

娜丹月道“有,是有!你肯幫我?”

王子喬道“對!無任何理由。”

娜丹月道“既然如此,你敢奪自己師母的東西嗎?”

王子喬道“奪什么?”

娜丹月道“殿神令!”

王子喬道“解藥和殿神令有關?”

娜丹月道“解方在殿神令背面。”

王子喬道“這個忙,我幫。”

娜丹月道“我已罷去神女位,如今一無所有,你可以說出回報,我日后定然不會虧待你。”

王子喬道“丹月姑娘,你見過路兄。”

娜丹月道“對。”

王子喬道“你以為路兄為人如何?”

娜丹月道“深不可測。”

王子喬道“不對,路兄大義光明,你非他朋友,如果你是他朋友,就能感覺到他的人格與魅力。”

娜丹月好奇,問道“他究竟是個怎樣的人?”

王子喬道“你看到的路逐惠,就是真正的路逐惠。而你看到的我,也是真正的我。既然話已說出,有時候幫助一個人,無需任何理由和回報。”

娜丹月道“你這樣幫助我,是證明你和路逐惠的人格和魅力相同?”

王子喬道“非也!只想讓你知道,中原有很多人像我和路兄一樣,都古道熱腸。”

娜丹月道“你再教我道理?”

王子喬道“不敢!這里是萬竹林,如果一艷狐奴不找你,能保安危。”

娜丹月道“你現在就去找她,拿到殿神令?”

王子喬道“不錯。”

娜丹月嘗到了后悔,心里再慢慢抗拒,不肯接受王子喬這種無任何理由的幫助。

她終于決定,說道“不必了!解藥我也能配。”

王子喬道“為什么?”

娜丹月知道他為何這么問,居然反問道“你喜歡我?”

王子喬默默不語!

娜丹月又道“你連承認的勇氣也沒有,叫我如何接受你的幫助?”

王子喬決定說出實話,道“是的!”

娜丹月道“我本不該讓你誤會,如今我想說實話,也為了不欠你更多。”

王子喬默默不語,在傾聽。

娜丹月又道“而我的心只屬于一個人。”

王子喬仍默默傾聽。

娜丹月接著道“這個人是你的朋友。”

王子喬終于說話,道“我明白。”

娜丹月道“你明白?你有幾個朋友?”

王子喬道“我的朋友只有一個,他叫路逐惠。”

娜丹月道“而我的心也只有路逐惠。”

王子喬道“我能感覺得到,你很善良,如果天下人誰才配得上你,我也以為只有他。”

娜丹月道“既然你現在知道了,請你走吧!”

王子喬道“不錯,我是得走了!”

他走得很匆忙,沒有人知道王子喬心里怎么想。他知道自己心里怎么想這便足夠,在路兄沒有出現之前,他要替朋友守護這位神女。

王子喬此去赤文宗,只要見一個人,一艷狐奴。別的人,他都不想見。

娜丹月看過兩個地方,幽篁居,從天崖飛濺。自從她來到中原,即便爺雄莊是洛神分殿,這兩處是她待過最久的地方。

她也上去過從天崖,如今身患不治奇毒,武功全消,她憑著一步一步來到從天崖頂。來到了從天崖頂,她的眼里只有崖背面那里,望下去無盡深淵的地方。

從天崖的風很柔,很輕,很舒暢,它只要輕輕一吹,吹到娜丹月這樣的美人,使她舒展開來變得更美。

可惜,她的美只許一個人看,他叫路逐惠,雖然這個男人生死不知。她上從天崖,好像為了向這個生死不知的男人展現她的美。

難怪她呢喃道“路逐惠,你看到了嗎,這樣的我美不美?

如果你沒有死,為什么不肯出來見我,為什么你生死不知?

我……我……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呢?我在想你,想看到你!

我就要回到洛神殿,回到生我養我的地方。

在萬里以外的洛神殿,你還能見到我,我還能見到你么?”

誰知道路逐惠能否聽得見?老天,只有老天知道。

當時計無常來到赤文劍盟,望見四方賓客倒睡不醒,沖入大堂,望見化神入虛的周天公,看到動彈不得的一艷狐奴。

當一個人面對天上賜予絕對的良機,面對好到了極點的運氣,心里的想法總會激動。

計無常非庸人,面對天賜如此良機,讓他不動野心,不動殺心,萬萬不可能的事。他想馬上殺掉兩個人,周天公,一艷狐奴,因為他們二人要比別人恢復得最快。

再三猶豫,計無常就沒有再四猶豫了,柳劍呼嘯而出,打算先取了周天公的命,再廢了一艷狐奴的武功,這江湖的一切,豈非到自己手里一半了嗎?

然而當時,他的柳劍再快,也沒有比周天公快。豈料,當時周天公神秘一起,身子一動,只需一掌便摧傷了計無常。

絕沒有人想到,當時周天公喝的毒酒算不得毒酒,對他而言居然是補品。別人不曉為什么,只需他自己知道——

東五瞎的冰曝十寒功,天符雙魔的移宮換羽訣,這兩門天下至陰至寒的武功合璧修煉,任何至毒都將成為補品。

當時周天公很高興,任何人的任何錯誤,絕不比他發現天下合璧的新奧秘更歡快。

這一點他得感謝一艷狐奴,若沒有她的不治奇毒,自己又怎么知道這個奧秘。

當時一艷狐奴也大意,更無可奈何,誰曉得周天公天下合璧的奧秘居然能化至毒,成為補品呢?

所以,她當時和娜丹月的話,周天公聽得一清二楚。

周天公當時喝了酒,與其說他故意坐下來的,不如說他當時閉目養神,一邊聽著二女之間的對話,獲得洛神殿的秘密。

當他知道殿神要來中原,居然莫名地忌憚,他從來沒有忌憚任何人,這次居然不同,甚至害怕。

所以他當時就決定,繼續讓別人知道自己沒有解毒,仍然中毒,也當瞧瞧一艷狐奴的手段,竟有多么毒,多么高。

當時一艷狐奴很快得到恢復,望著周天公,道“你,沒中毒?”

周天公既然決定隱藏,就得隱藏得像中毒的樣子。聽到一艷狐奴的話,他的嘴角馬上溢出一道血跡流下,十分痛苦。

您閱讀的小說來自:久久小說網,網址:www.susannielsen.com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第1頁/共2頁)
开云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