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簡體版
久久小說網 > 其它另類 > 黑暗狂襲 > 第十五章 人世間的熙攘多數不可或缺

第十五章 人世間的熙攘多數不可或缺(第1頁/共2頁)

太陽升高,天至大明。

度過了一夜談不上舒適但是卻分外安心的睡眠之后,讓陳曦他一早醒來之后感覺渾身都變得輕松了許多,翻身起來后,一轉頭看到爐子的電量已經充滿,于是陳曦便果斷把爐子趕去打掃衛生了。

心情頓時又變得舒暢了許多。

趁著這個時候,陳曦便打算出門前往城市監察局走一趟了。

已經過了一宿的時間,陳曦覺得自己已經等候的足夠久了。

“走吧。”陳曦看了看在窗臺下面梳理自己羽毛的鸚鵡,出聲說道:“咱們一起去吧。”

鸚鵡聽到陳曦的呼喚停止了繼續梳理自己看上去無比整齊的羽毛,陳曦其實很少見到鸚鵡它睡覺,所以每次一睜開眼,都會發現鸚鵡它一只百無聊賴的鳥影立在那里。

最早陳曦還會好奇,會假裝睡著然后偷偷觀察鸚鵡,但是后來發現鸚鵡它可能只是單純的不需要太多的睡眠罷了。

此時聽到了陳曦的話語之后,鸚鵡它抬起了頭,發出一聲輕哼,而后便直接從窗口飛了出去。

陳曦知道這其實就是鸚鵡已經答應了的表現,于是他也下樓向著房間外走去,留下爐子一個人在灰塵中奮斗。

剛一進入城市監察局,陳曦就感受到了監察局之中那縈繞著的不一樣的凝重氣氛,跟自己昨天進來報案時好像已經變成了兩個感覺一般。

陳曦沒有想太多,走到在自己旁邊一人的桌前,對他出聲問道:“你好,我想找曲奉獻,你知道他現在在哪里嗎?”

那人聽到了陳曦問詢的聲音,突然間有些緊張的抬頭看了看陳曦,讓陳曦覺得有些莫名其妙,而后當他看到陳曦他面容稚嫩而且穿著也只是休閑服的時候,好像才長舒了一口氣,出聲說道:“他現在正在開會呢,你找他有什么事嗎?”

“開會?”陳曦皺了皺眉,已經過去這么長時間了,難道他們還在討論嗎?還是因為別的事情?這樣想著,陳曦又出聲問道:“他是從昨晚就開始開會了嗎?”

“是的。”那人點了點頭,說道:“還一直都沒有出來過呢,你是他的朋友嗎?”

“算是吧。”陳曦他沒有想要解釋這個問題的想法,而是繼續出聲問答:“你知道他是在幾樓開會嗎?”

“告訴你你也上不去的,會議室現在已經誰都不讓進了。”那人聽到陳曦的問題后,語氣還算客氣的說道。

陳曦聽后笑了笑,回答道:“沒事,我也就是好奇,不會亂闖的,我在這里等他就好了。”

說完,跟那人道了聲謝,而后就轉身向著一旁的等候區長椅走去。

“陳曦!”

剛剛在一旁的長椅上坐下,陳曦就聽到了一聲對他呼喊。

轉過頭去一看,發現來人正是昨夜才剛剛見過的徐清安,不過此時的徐清安,衣衫不整,頭發凌亂,要不是因為這里是城市監察局,整個城市最安全的地方之一,而且徐清安的身手還很不錯的關系,陳曦還真的要擔心她是不是被人給欺辱了。

徐清安一臉憤憤不平的樣子做到了陳曦的旁邊,雖然是她主動叫的陳曦,但是現在卻反而不說話了,只是一臉悶悶不樂的樣子,更是讓陳曦他摸不著頭腦。

“你這是又怎么么了?”最后,還是陳曦先出聲問詢道。

徐清安她聽到了陳曦的問題之后,似乎變得更加苦悶,而后突然出聲說道:“你說,他們憑什么趕我出來!”

“額,趕你出來……你這是又做了什么?”聽到了徐清安的話語之后,陳曦竟然沒有產生太多的驚訝的情緒,而是就想扶額,總覺得自己這個問題問的毫無必要。

依照徐清安的性子,這種事情發生不應該是很稀疏平常的才對嘛,自己又有什么好驚訝的呢。

“還能做什么,我就是去問了問他們關于那個案子的討論的進度,身為監察局的一員,難道我連一丁點的知情權都沒有了嗎?結果他們一幫人呢!只是顧著討論討論討論,這還有什么好討論的,這時候,難道不就是應該趕緊聯絡軍區合力剿滅那伙組織嗎?難道非得要等人都死到他們面前了,他們才能……、”

吧啦吧啦吧啦……。

陳曦默默的把視線轉到一邊,開始分心研究著要怎么樣才能夠混上樓去的辦法。

………………………………

………………………………

最終,陳曦還是沒有混到樓上,因為他看到了曲奉獻他下來。

看著曲奉獻他此時一臉憔悴的樣子從電梯里面走了出來,陳曦他急忙撇下徐清安跑了過去,出聲說道:“曲長官,你好。”

如果此時要是列一個他曲奉獻最不想看到的人排行榜的話,那么榜首很有可能就是陳曦了,昨夜他一宿的時間里都在會議室那里聽一幫長官們相互扯皮,翻來覆去把話說出了個九曲十八彎來,聽得他那叫一個昏昏欲睡,但是偏生他還不能睡覺,因為場間隨便一個人都比他官職要大的多,所以熬了一宿此時才得休息片刻的曲奉獻,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趕緊找到一家早餐店,填飽自己空虛的胃。

“你好你好。”曲奉獻他用沒精打采的語氣對陳曦說道,希望陳曦能夠感受到他話語中的疲憊而放他一條生路。

但是很明顯陳曦他沒有這種自覺,而是繼續出聲問道:“你們現在討論的怎么樣了?”

“你看我這個樣子,像是已經討論完的樣子嗎?”曲奉獻指了指自己,一臉生無可戀的說道:“不都已經跟你說過了,你這個案子他是一個大案子,肯定要多方面好好研究研究的,你別著急,等到時候我們自然會通知你的。”

“到時候是什么時候?”陳曦皺了皺眉,出聲說道:“我總不能一直都只是這樣等著吧。”

“那你還想怎么樣?”曲奉獻聽了陳曦的話,有些煩躁的說道:“要不要我帶你一起去跟領導們討論室商討去啊。”

“你這說的叫什么話啊!”徐清安本來還安安靜靜的坐在長椅上的,畢竟雖然都是同僚,但是他跟曲奉獻分管不同轄區,互相之間也不相熟,但是此時聽到了曲奉獻說出的話后,她猛地從長椅上坐了起來,怒聲說道:“那些可都是我們聯邦公民的生命,你現在就輕飄飄的一句別著急就完了!”

徐清安的說話聲很大,一時之間整個大廳的人的視線都向這里看了過來。

曲奉獻剛才眼睛半睜,此時精神狀態還有些迷迷糊糊的,所以他根本就沒有看到說話的這位到底是誰,不過一聽到這么不客氣的話語之后,他當時就準備回頭駁上幾句,剛一轉過頭,結果就看到了已經站到他身后的徐清安了。。

這身影有些這眼熟啊!

曲奉獻此時猛然回過神來,這不是剛剛那個彪悍姑娘嗎?!

此時在曲奉獻記憶中,之前徐清安不畏強權的身姿和背景通天的神秘感都還在他的小心靈上纂刻著一刀一刀一筆一筆,所以他剛一看清楚這位是徐清安之后的第一反應就是瞬間睜大了眼睛,直接就困意全消了。

“你……你……你……!”曲奉獻指著徐清安,想說出什么,但是突然之間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你什么你,當上探員的第一天,你所發下的誓言都去哪了?喂狗了,還是拉出去了啊!”徐清安絲毫沒有察覺出曲奉獻在看到自己那一刻的復雜心境,剛才她沖進會議室的時間太短暫,而后就被攆了出來,她可沒想到自己這么短的時間里能夠給人留下這么深刻的印象,嘴上依舊像是一挺機關槍一般的說道。

曲奉獻此時被他說的恨不得羞愧的鉆到地上,有心反駁,卻又無力反駁,他想說他也想義無反顧啊,他也想直接就是干啊,但是他只是一個小探員,說了不算啊。

感受到周圍向這里聚集過來的視線,曲奉獻更是覺得自己羞愧難當。

陳曦他拍了拍徐清安,說道:“算了吧,這也不是他能夠決定的事情。”

曲奉獻當時恨不得就要給陳曦他跪下高聲呼喊哥幾聲救命恩人了。

徐清安還想說些什么,被陳曦一打斷,也頓時就說不下去了,她當然知道其實不應該這樣說曲奉獻的,但是她就是覺得心里面憋屈,想要發泄出來,曲奉獻只能算是正好撞到了槍口上了。

她知道這屬于是遷怒于旁人,但是有些時候她就是情緒一上來就容易不管不顧的,要不然就靠著她家里人的關系,她也不至于混到現在還只是一個高級探員。

您閱讀的小說來自:久久小說網,網址:www.susannielsen.com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第1頁/共2頁)
斗牌TV西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