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簡體版
久久小說網 > 其它另類 > 黑暗狂襲 > 第三十五章 恨下的狠

第三十五章 恨下的狠(第1頁/共2頁)

陳曦沒有回答阿嵐她的這個問題,看到羅哥短時間內也掙脫不得,秦小刀在一旁目光閃了閃,又轉頭看了看還拿著他的槍的阿嵐,而后便向著陳曦的方向靠近過來。

“既然如此,那么現在你又有什么樣的打算呢?”阿嵐看著陳曦的方向,不過只能看到羅哥背后的一片陰影,她出聲問道。

“我從最開始之初就已經說過了,我的本意是并不打算介入你們之間的這些事情的,所以讓我離開,你們想得到什么東西接下來自取便可。”陳曦出聲說道:“至于羅哥,我也沒有傷害你的打算,只要你不掙扎,那么我也并不希望你受傷。”

羅哥惡狠狠的奮力掙扎,根本就沒有理會陳曦話語的意思。

“原來你是這樣想的嗎。”阿嵐聽到了陳曦的話后沉默了一會,而后突然抬起頭,看向陳曦出聲說道:“你的手已經不疼了吧?”

“什么?”陳曦一愣,尚且還沒有明白過來為什么到了此時阿嵐要向自己問出這個風馬牛不相及的問題。

“砰!”

就在陳曦出聲的一瞬間,阿嵐直接端起槍,一槍打在了羅哥的胸前,子彈竟然直接穿過了羅哥他的身體擊打到了陳曦的身上,陳曦吃痛,手上情不自禁的一松,羅哥就要倒地了,陳曦急忙打算繼續勒緊羅哥的時候,突然之間,他的余光瞥到了身后閃過一道黑影。

等他匆忙之間回頭去看的時候,只看道了一把斧頭高高的懸在了自己的眼前,正是自己剛剛掉落的消防斧,而后就看到這斧頭向著自己筆直的劈了下來!

陳曦急忙偏開頭,而后便被一斧頭直接劈進了自己的肩膀之上,斧刃鋒利的劈開了皮肉,一路向下,直到陳曦肩膀骨頭之上,才猛然頓住,陳曦兩忙伸出雙手托住斧頭,不在讓它向下寸進一步,同時視線看向了眼前那抓著斧頭的人。

眼前動手的自然是秦小刀,陳曦的眼神里寫滿了驚訝,秦小刀的眼神中,卻寫滿了戲謔!

“砰!”這時,又是一槍在身后響起,正打在了羅哥的腿上,看到想要掙扎著站起的羅哥再次倒地后,阿嵐這才放下了是手中的槍。

“你?!”羅哥被阿嵐一槍打中了膝蓋,只看見腿上鮮血淋漓,膝蓋處更是缺失了一塊血肉,露出了里面森森的白骨,而他的胸口處也被子彈給打穿了,這讓他再也沒有了站起來的力氣,倒在地上神清復雜的看著阿嵐。

說好的只是演一出戲來欺騙秦小刀和陳曦的,但是為什么,阿嵐的槍口會對向自己?!

“別做出那么驚訝的表情,用你剛才進屋時候說過的話來講,就是你們之間的合作也已經宣布解除了。”秦小刀把羅哥剛說過的話原封不動的還了回去:“可惜的是,你的解除儀式似乎比我要慘一些。”

“原來是這樣嗎。”陳曦用手托著斧頭,斧刃卡在了他的肩胛骨頭之上,連稍微的晃動一下都能夠產生極大的痛苦,他看著秦小刀,有些驚訝,但是又突然覺得一切都在情理之中了。

這是一種很玄妙的感覺,就好像在一瞬間把一些的疑問都想通了一般。

“阿嵐她根本不在意自己合作的人是誰,對嗎?”陳曦突然出聲說道,此刻的他,臉色慘白,話語也帶著一絲顫抖,那是疼痛帶給他的反饋。

“呵呵,你終于看明白這個問題了。”秦小刀說這話的時候,已經松開了他握在手中的斧柄,但是斧頭依舊還橫在陳曦的肩膀之上,隨著陳曦的顫抖,長長的斧柄上也能夠看到一絲顫抖。

“阿嵐在最開始被我挾持后,同意了與我的合作的時候,我就應該想明白的,但是她當時同意的太快了,讓我只是懷疑這會不會是他的緩兵之計,而后我的全部視線就開始提防她跟羅哥,而后直到我向她提議出賣羅哥幾人時,她竟然沒有拒絕,于是我就更加懷疑了,這么說,羅哥沒能死去,應該是你的手筆了?”陳曦看著秦小刀,出聲疑問道。

“當然了,你當我容易嗎,聽著胸膛讓他給我來上一炮,那感覺可并不好受。”秦小刀說道:“不過嘛,要是那家伙早早的就死了,那么反而會變得沒意思了起來不是。”

“你放走羅哥,是為了什么?”陳曦問道,羅哥也抬起頭看向了秦小刀,神清之中寫滿了不可置信。

“身為一個商人,你要知道,抬高貨物價值的辦法就是找到另一家跟他差不多價位的商人同他叫價,而羅哥,很明顯就是一個很好的選擇。”秦小刀看著羅哥,嘲笑道:“畢竟這樣傻卻又不覺得自己傻的人,可不多見了。”

“你!!”羅哥的眼神之中欲要的火焰似乎是打算直接把秦小刀焚燒成灰一般,直勾勾的盯著秦小刀。

“你別生氣,我只是就事論事而已。”秦小刀不為所動,神情輕松的說道。

“我想,你也多半是在私下里就跟她談好了同盟的吧。可是到了現在這個時候,你難道不擔心她會背叛你嗎?”陳曦看著秦小刀,出聲問道。

“這就是我跟你們的不同之處了。”聽到了陳曦的話后,秦小刀輕聲一笑,說道:“我是不會向你們一樣擔心這個擔心那個的,更不會擔心顧慮阿嵐她會不會出賣我或者背叛我,你知道這是是為什么嗎?”

“……。”陳曦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因為他并不知道問題答案。

“因為啊,我有自信在任何的情況下活下來。”秦小刀指了指身后的寸頭男,說道:“離間是弱者的選擇,遺憾的是,我站在了強的一方,所以恐怕要讓你失望了,你的話語并不能讓我產生危機感。”

陳曦明白了秦小刀話語中的意思,因為他強,所以他不介意別人會不會算計他,因為不管對方如何,他都可以欣然承受。

這句話說得很粗俗,話語之中的道理也很粗俗,但是卻又是這世間最大的道理了。

陳曦轉過頭,看向了阿嵐,似乎也已經放棄了一般的問道:“我有一個問題,你為什么會非要致我于死地?”

阿嵐抬起頭,看了陳曦一眼,視線逐漸落到了陳曦的手上。

“呵呵,小子,你知道最早打算要用你來當做誘餌的人是誰嗎?”羅哥在一旁笑了兩聲,看著陳曦,狠回答了陳曦的這個問題:“就是你眼前的這個女人,而你竟然還妄圖打算跟他結成同盟,真是傻的可以!!”

“是你要我當做誘餌?”陳曦聽著羅哥的話后,又把視線看向了阿嵐。

“你手上的傷,應該已經好了吧。”阿嵐說道:“基因序列這種東西,多數情況下你要是不說,確實其他人是無法從表面上看出來的,但是也有幾個序列比較特別,他們是可以根據細節猜出來的,你……我要是沒猜錯的話,基因序列是自我修復吧?”

“基因序列?!”陳曦的面色一變,就好像心底的最后一絲幕布被撕開了一般,自己全部的秘密都暴露在了場中。

看著陳曦面色上的變化,阿嵐不以為動,輕聲說道:“你可能并不知道,一只異種他如果吞噬了一位基因架構成功的食物后,所得到的血旋效應,足以讓這只異種踏上全新的進化的道路的。”

“所以,從最開始之初,你看到我的時候,你的計劃就是要讓我做誘餌了?”陳曦出聲說道。

“是的。”阿嵐點了點頭:“我需要異種進化,而本來我的計劃中,我所給異種進化所準備的食物出現了意外,導致數量不足,很幸運的是,你補足了我的這個空缺。”

“數量不足?”陳曦聽了他的話后,又轉頭看向了羅哥,羅哥此時的滿色也變得更加的難看,當一切計劃都被攤開之后,羅哥才更能夠知道自己一直以來都是在跟著什么人合作,而也更加清楚了自己,在這場合作中,是一直在充當的是一個什么樣的角色。

“最開始,你就在欺騙我?”羅哥咬著牙,看著阿嵐說道。

您閱讀的小說來自:久久小說網,網址:www.susannielsen.com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第1頁/共2頁)
斗牌TV西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