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簡體版
久久小說網 > 其它另類 > 游戲王KM > 最終章 光中的物語永不完結

最終章 光中的物語永不完結(第1頁/共2頁)

在華路達神廟被炸毀時,射向世界四面八方的光芒中,有一道穿破云層,掠過天空,徑直向童實野町射去,最終穿過一家醫院敞開的窗口,落在了一間單人病房中。

(呼…呼…可惡的法老王!可惡的阿蒙王!可惡的佐克!要是沒有你們幾個攪局,我絕對不會落到這么悲慘的地步!看著吧,我要重新憑依在人類的身上,借助新的身體來完成邪神一族統治人間界的大業!)

化成小小白蛇形狀的光獸抬起頭來,看到的是身邊的病床上躺著一個女子,正在沉沉的昏睡著。除她之外,房間里就再也沒有其他人了。

(嘖,女人嗎…真是麻煩。哎,算了,為了可以重獲力量,就屈尊附在她的身上,當一次女人吧!)

想到這里,白蛇一曲身體,再度化成一道光線彈跳到女子的身上,隨即慢慢的沒入了她的腹中。

(可惡,我堂堂的光神華路達大人,居然要落到這種地步…呃?怎么回事?這是什么吸力?)

“哎…哎…”察覺到腹中傳來陣陣的絞痛,昏睡中的女子被痛醒了,開始發出疼痛的呻吟,手顫顫巍巍的伸向床頭呼叫護士的電鈴按鈕,“不好…要…要生了嗎…”

(哇啊啊啊啊!我怎么這么背運啊,竟然落進了一個孕婦的肚子里!可惡啊,我的力量…我的力量要給這可恨的胎兒全吸走了!啊啊啊!我不要附在胎兒身上,會丟掉所有記憶的!我不要…不要…)

一個小時后,在產室中傳來了一聲清亮的啼哭,一個新的生命,就此誕生了。

----------------偶就是傳說中最初的分割線-----------------

“…所以呢,有鑒于此,我希望由你來負責南美海馬樂園的開發工作。在施工時,由你來決定保留哪些地方,或者繞過哪些地方。總之,要把這次南美的海馬樂園建成一個最具自然風格和能夠最大限度的保留自然原貌的天然游樂區,可以嗎,凱姆薩先生?”

“什么…”面對圭平遞過來的委任狀,凱姆薩當場呆住,一時不知道說什么好。

“不打算接受嗎?那么,我換人來負責了哦。”看著凱姆薩呆若木雞的樣子,圭平故意在臉上擺出了一個促狹的笑容。

“不…不!感謝之至!”凱姆薩這才從震憾中清醒過來,在他那淳樸的臉上露出了從圭平見到他以來最為開朗的笑容,“你能做出這個決定,我代表印加全族向你表示最誠摯的感謝!!”

“謝什么?作為干涉我們工程的懲罰,我還要對你們進行相應的處罰哦!”圭平又是一板臉,“作為懲罰,你們全族人以后有空就要到海馬樂園里去協助工作人員保護那里的環境不被一些惡意的游客破壞。當然,工資我們是會照發的。還有…要由你來當那個樂園的園長哦!”

“這個處罰,我們接受了!以后請多多關照吧,圭平副社長!”凱姆薩伸出了巨大的手掌,和圭平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又是偶,傳說中的分割線-----------------

“怎么了,瑪利克?這樣的話,可拿不到半分錢的哦!”高舉著腕上的決斗盤,剩下1200點生命值的安亞拉特向著對面生命值只剩下300點的瑪利克大聲的喊道,“你這個樣子的話是讓我這個推薦你進入職業比賽的前輩很沒面子的,提起精神來吧!”

“我還沒有放棄哦,前輩!”瑪利克冷笑著舉起一張手卡,迅速插進了后場插口中,“發動速攻魔法‘魔法效果之矢’,破壞掉你場上的三張永續魔法,同時給你1500點的直接傷害!”

“唔!!”安亞拉特用手遮住了面孔,生命值瞬間歸零。與此同時,一邊的裁判大聲喊道:“勝負已分,這場決斗的勝者是--瑪利克≈183;伊修達爾!!”

“做得好,瑪利克!”安亞拉特向著對面的瑪利克挑起了大拇指,“這樣的話,你就挖到了在職業比賽里的第一桶金了哦!”

“啊啊,以后也請多多關照了,前輩!”看著旁邊的看臺上向自己拼命揮手的伊西斯和利斯度,瑪利克也舉起了手,“我…勝利了!等我取得了埃及職業聯賽的冠軍,下一個目標就是…”

說著,他將目光轉向了另外一邊巨大的廣告牌,在那上面的畫像是一個穿著白色西服的少年,正舉著決斗盤露出自信的笑容。旁邊印著一行醒目的英文:“使用英雄卡組的新生代少年決斗者愛德≈183;菲尼克斯,連續制霸世界決斗職業聯賽十場!!”

“決定了,搶到埃及職業決斗王的稱號之后,下一個目標就是世界職業決斗王!再一次向武藤游戲挑戰,這才是我的最終目標!”

----------------偶不是傳說了,偶是華麗的分割線-----------------

“太晚了啊,城之內!”把手臂靠在車門邊,孔雀舞大聲的埋怨著城之內,“今天可是安娜接普塔出院的日子,去晚了會很失禮的!”

“來了來了,不就睡晚了那么一會兒嗎…”城之內急匆匆的咬著面包沖出大門繞過車前,一個箭步直接跳到了舞身邊的座位上,“好了,開車!”

“哎,城之內,病人出院,你不帶點什么去好嗎?”舞發動了車子,向著童實野市立醫院的方向急馳而去。城之內則是閉著眼睛靠在皮質的座椅上,盡情的放松著自己的身心。

“那沒關系,在路上現買都來得及。不過啊,舞,在到醫院之前,我想給你講個故事。有一個小孩子,他雖然把父母送給他的東西當成是寶一樣帶在身邊,可是卻總喜歡丟三落四的。他的父親是一個很普通、甚至有點不修邊幅的人,但是他卻很以有這個父親而自豪;他的母親是一個天底下最美麗的女人,雖然管丈夫和管孩子同樣很嚴,但卻是一個好母親…”

“你倒底想說什么?聽你說的那個孩子好像是你自己似的…”舞專注于開車,根本沒有領會到城之內的話是什么意思,只是莫名其妙的咕噥了一句。直到城之內把一張卡遞到了她的面前,她才注意到今天的城之內有些不大對勁了。

“在那個小家伙十歲的時候,我們把這張‘七零八落侍’送給他作生日禮物好嗎?在這之前,先由你來保存這張卡吧,舞。”

----------------華麗的分割線再現!!-----------------

“安娜,都已經要走了,還帶這么一大堆東西來作什么?”看著喬安娜大包小包的提著一堆東西走進病房,普塔不由啞然失笑,“這是出院,不是搬家啊。”

喬安娜把東西放在普塔旁邊的另一張病床上,然后動手整理著里面的東西:“和搬家差不多啦,因為我在市郊租了一間房子。你的身體還不適合到處多走動,就先湊合著住在那兒,等你好些之后,我們…”

“安娜。”躺在床上的普塔順勢拉住了喬安娜的手,把她拉到床邊坐下,“你先休息一下,等一會兒城之內和舞小姐他們會來幫忙的。看你這累得滿頭大汗的,我可真于心不忍了啊。”

“那有什么…”喬安娜笑著擦擦額頭上的汗,轉頭看到普塔床頭小柜上的花瓶里又添了新花,不由得奇怪的問,“怎么?剛才有誰來過了嗎?”

“是游戲、雙六爺爺和天元叔他們,因為天元叔馬上急著要回非洲的考察隊,只在這兒坐了一下就和雙六爺爺還有游戲他們啟程到機場去了。”普塔淡淡一笑,“沒能親自去送他一程,總覺得有點可惜呢。”

“…哎,普塔。”等普塔說完,喬安娜低低的說了一聲,“過兩天你身體再好些,我們就去拜一下紀紗還有喬治哥哥吧。”

普塔陷入了沉默中,喬安娜看著他一言不發的樣子,心里也不禁有些難過。她知道,在普塔的心里,除了她之外,最為重視的人就是紀紗這個妹妹了。現在紀紗已經不在了,普塔整個人就像是死了一半似的。對他來說,這個心靈上的打擊甚至超過了身體所受的傷害,要讓他從這個打擊中徹底回復過來,恐怕不是一天兩天可以做到的。

“對不起,普塔,我不是故意的…”

“沒什么。”普塔搖搖頭,臉上努力擺出一副無所謂的表情,“過兩天就一起去吧,安娜。”

“嗯。”喬安娜點點頭,輕輕的把頭靠在了普塔的胸前。

----------------又是一道華麗的分割線-----------------

“請進,門開著。”聽到輕微的敲門聲,埋頭于大堆文件中的佩格薩斯抬起頭來,看到的是低著頭默默的走進房間的御迦龍兒,臉上不由得露出一個自然的笑容。

“你終于來了,御迦boy。怎么了?看你的臉色那么難看,心情好像不大好啊。對了,你父親的身體怎么樣了,已經恢復了嗎?”

“承您關照,家父已經好多了。還有…對不起,佩格薩斯先生。前幾天因為某些原因傷害到了您,我向您表示歉意…”龍兒的頭低得更深了,“您這次專程找我來,有什么事嗎…”

“是這樣的,我有一件和其他公司的企劃提案急需一個人來幫忙策劃制作,可是除了你之外,我一時找不到合適的人選。怎么樣,愿意幫我這個忙嗎,御迦boy?”

您閱讀的小說來自:久久小說網,網址:www.susannielsen.com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第1頁/共2頁)
开云投注